首页 > 历史 > 近代史 > 正文

藏在小学书里的爱情故事, 为何语文老师当年没给我讲?

时间:2019-03-12 16:59:43        来源:

 

作者 | 张先森

01

公元1125年,历史上发生了两件大事。

第一件,金军俘掳了逃亡中的大辽天祚帝。就这样,“萧峰大侠”所在的契丹帝国,被一个刚建立十来年的小小金国给灭了。

正所谓“唇亡齿寒”,金国又马上兵分两路南下侵略宋朝北宋风雨飘摇,危在旦夕。

危急时刻,一个叫陆宰的北宋官员,快马加鞭赶到中央汇报工作。而他的夫人唐氏由于身怀六甲,只能挺着大肚子改走水路。

船还没靠岸,一片哭啼声中,陆宰的第三个孩子在船上降生了。他给孩子取了一个很符合当时意境的名字,陆游。

这孩子一出生,就注定是当官的。

为啥这么说呢?陆游爷爷的爷爷是进士,北宋的高级官员;爷爷是王安石的徒弟,大作家;爸爸是藏书万卷的知识分子妈妈宰相的孙女,妥妥的公务员世家。

按理说,陆游这辈子将衣食无忧,仕途无量,随便就能登上人身巅峰……

然而小时候发生的两件事,改变了他的命运走向。

其一,陆游两岁那年,刚刚坐上龙椅的宋钦宗屁颠屁颠地跑去跟金国合议,结果连同他爹宋徽宗一起,被金军给掳走了。

就是历史上著名的“靖康之难”,北宋自此灭亡。

其二,陆游三岁那年,他的娘舅唐诚生了一个女儿,取名唐婉。

古人都喜欢亲上加亲,也就是说陆游和唐婉这对表兄妹,能搞对象

02

爱情最好的模样,陆游和唐婉都有。

这俩孩子自幼两情相悦,两小无猜,青梅竹马。

陆游是鲜衣怒马的少年郎,十二岁便能能诗能文能武,放在今天也是妥妥的学霸。

唐婉是名门之后,文静灵秀,精通琴棋书画,像李清照一样都是那个年代不可多得的才女。

 

陆家有一只精美的家传凤钗,传内不传外,这次为了儿媳,他们决定以凤钗作为信物,与唐家定亲。

那年,陆游19岁,唐婉16岁,他们官宣领证了。

郎才女貌,才子佳人,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

结婚那天,高朋满座,欢声笑语,而整个绍兴城的单身狗却无语凝噎。

文艺青年婚后的生活画面是这样的:

婉妹喝茶他在旁边写诗,她抚琴他在旁边舞剑,琴瑟和鸣,好一对鸳鸯夫妻

不过他们最爱的,还是去沈园踏青,拍拍照,发发朋友圈秀恩爱。

沈园边上有家专酿黄縢酒的百年老字号,和唐婉一样都是陆游的心头爱,每次去必喝,每回喝必醉。

那次他又喝多了,牵起婉妹的红酥手,一首旖旎的抒情诗《春日》张口就来:

方池潋潋碧波平,曲径纤纤细草生。

席地幙天君但醉,苦无多日是清明。

03

俗话说,婆媳关系,千古难题。

就像《孔雀东南飞》里封建礼教下的爱情悲剧,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陆游唐婉身上

《孔雀东南飞》

结婚几年来,唐婉的肚子始终没个动静。

陆妈妈急了,怕媳妇把儿子的前途给耽误了,就命令陆游休了唐婉。

陆游苦苦劝说,没用。老妈闹得要死要活,非要抱孙子

太太心脏病,这样闹下去迟早要出事。陆游是个孝顺孩子,无奈之下只好妥协了。

后来,陆游又掏偷偷给唐婉盖了栋别墅,两人转为地下情。

唐婉:游哥,难道我们要这样偷偷摸摸过一辈子吗?

陆游:婉妹,你要相信我,给我点时间……

再后来,陆游“包养”唐婉的事情暴露了,陆妈妈又命令儿子迎娶隔壁贤惠的小王

没想到婚后一年,这位王姑娘就给陆游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。

唐婉欲哭无泪啊,谁让自己的肚子不争气呢。

她留下了那支定情凤钗,默默离开了陆游。

可惜不是你,陪我到最后,曾经一起走,却走失在婚后的十字路口。

偏偏就在这十字路口,一个高富帅走进了唐婉的生活。

他愿意包容她被休,甚至包容她生不了孩子。

这个绝世好男人,叫赵士程,南宋宗室,妥妥的皇家血脉。

他爱慕她的才华和美貌,她欣赏他的气度和温柔。

他们领证结婚了,此后陆游和唐婉数年不曾见面。

如果没有后来的“沈园偶遇”,他们或许从此相忘于江湖,陆游不会被世人叫做“情种”,《钗头凤》也不会被千古传诵。

可是人生没有如果,该来的早晚要来。

04

那年,陆游三十而立。

一个春日,他在城中闲逛,不知道是不是又想起了唐婉,有意无意走进了沈园。

沈园杨柳依依,春色宜人。逛着逛着,陆游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这,不是唐婉吗?!

他一激动,就走上去寒暄:

“婉妹,真的是你,你知道这几年我有多想你吗!”

旁边的赵士程有点尴尬,唐婉赶紧打圆场:

“请陆大人自重,我现在叫赵夫人。”

话虽这么说,唐婉心里还是有陆游的。她在征得赵士程的同意后,在沈园的那家老字号给陆游定了一份外卖。

陆游一看,一桌丰盛的佳肴,还有他最爱的黄縢酒。

苦闷的他一个人喝到烂醉。酒醒,唐婉已经不见踪影。

离开沈园之前,他在老墙上写下了这首《钗头凤》

钗头凤童丽 - 别亦难

红酥手,黄縢酒。满城春色宫墙柳。

东风恶,欢情薄。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。

错,错,错!

春如旧,人空瘦。泪痕红浥鲛绡透。

桃花落,闲池阁。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

莫,莫,莫!

没有你的这些年,我的生活更糟糕了。我错了,我错了,我错了。

相爱的誓言还在,可情书却寄不了了。别说了,别说了,别说了。

写罢,陆游怏怏离去。

他没有想到,这一别,竟是与唐婉的诀别。

05

“儿女情长什么的,真的很影响我行走江湖!”

从此,陆游把唐婉放在心底一个柔软的角落,决心要为家国做一番大事业。

生在两宋之交,民族的矛盾和家国的不幸,从小便在他心里留下深深的烙印。他最崇高的理想始终只有一个:以岳飞前辈为榜样,精忠报国。

在28岁那年,陆游就已经参加了一场考试。主考官看了他的卷子,立马给了第一,就连秦桧的孙子也排在陆游后面。没错,就是那个害死岳飞的大反派秦桧。

秦桧怒了,取消了陆游的绩:姓陆这小子,两年内给我禁考!

年纪轻轻就被坏人给盯上,陆游这辈子要倒霉。

好在5年后,秦桧这个老家伙终于死了,陆游才正式踏入官场,当一个小文员。

陆游拿着白菜价的工资,却操着国家重点工程的心:

位卑未敢忘忧国,事定犹须待阖棺。

——《病起书怀》

“虽然我陆某人职位低微,但从小到大从没敢忘记国事啊。”

兢兢业业干了好些年,他终于有资格给皇帝递上请柬:陛下呀,出兵北伐吧,一味求和不是办法,当年北宋被金人所灭,就是血淋淋的例子啊。

陆游那个激动啊,当场泪洒朝堂,有诗为证:

后生谁记当年事,泪溅龙床请北征。

——《十一月五日夜半偶作》

陆游感动了自己,还差点感动了皇帝。

偌大的办公室里居然全是求和派,陆游一个主战派孤零零的,他时常心想:你们这些怂包,我们不一样!

这也是为什么,陆游最喜欢咏梅的原因

驿外断桥边,寂寞开无主。

已是黄昏独自愁,更著风和雨。

无意苦争春,一任群芳妒。

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。

——《卜算子·咏梅》

梅花,寒冬腊月独自盛开,圣洁,清高,就像陆游,有理想,有骨气。

后来,陆游终于不再是一个人,一个懂他、支持他的知己出现了。

这个人,是来自山东济南的靓仔辛弃疾。

06

辛弃疾比陆游小15岁,也是一个主张北伐复国的爱国青年。

某年,这对好基友相遇相识了。

陆游欣赏这个有冲劲的年轻人,提笔就给他写了一首长诗,其中有几句是这么写的:

稼轩落笔凌鲍谢,避退声名称学稼。

十年高卧不出门,参透南宗牧牛话。

大材小用古所叹,管仲萧何实流亚。

中原麟凤争自奋,残虏犬羊何足吓。

意思是说,你辛稼轩比谢安那几个家伙有才华多了,留在农村种田简直浪费人才。如今听说你卧龙出山,金国那帮犬羊已经吓得腿软了。

官场日常互吹的话虽然好听,然而在苟且偷安的南宋,像这哥俩这样的“北伐爱好者”,注定不得志。

陆游和辛弃疾

两个怀才不遇的落寞文人,惺惺相惜,就连文风也是一脉相承。

陆游回首投笔从戎时的气魄,写下“壮岁从戎,曾是气吞残虏”;辛弃疾回忆战场生活时也写下“想当年,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”

陆游借古讽今,拿诸三国葛亮来比喻自己,写下“出师一表真名世,千载谁堪伯仲间”;辛弃疾看了,也要怀念一下三国英雄“天下英雄谁敌手?曹刘。生子当如孙仲谋”

陆游到乡下玩农家乐迷了路,写下“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”;辛弃疾夜里找不到避雨的地方,也写下旧时茅店社林边,路转溪桥忽见”

陆游看着镜子里的白发,不甘心地写“有谁知,鬓虽残,心未死”;辛弃疾夜里挑灯看剑,也不甘心地写下“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,可怜白发生”

陆游书法《苦寒帖》

别看上学时老师要求背诵的陆游诗词不多,但陆游是真正的高产作家。

一生埋头创作了9000多首诗词,其中部分都是爱国诗。

比如这些传颂千古的句子:

遗民泪尽胡尘里,南望王师又一年。

此生谁料,心在天山,身老沧洲。

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。

自从和唐婉沈园分别后,他的笔下那些吟风弄月的婉约词全没了,梦里都是铁马冰河,刀光剑影。

但在陆游心里那块最柔软的地方,一定是属于唐婉的,没人看到他在军营里流下情思的泪。

因为他流泪的时候,从来不让人看见。

07

和陆游在沈园偶遇后,唐婉对他始终心有挂念。

一支凤钗两端情,缘尽情难了,虐缘啊。

有一天她又来到沈园,没找到陆游的身影,却看见了墙上署名“陆游”的那首《钗头凤》。

唐婉反反复复念了几遍,泣不成声。

临走前,她也在墙上写下了一首谁读谁落泪的《钗头凤》:

世情薄,人情恶,雨送黄昏花易落。

晓风干,泪痕残,欲笺心事,独倚斜栏。

难!难!难!

人成各,今非昨,病魂常似秋千索。

角声寒,夜阑珊,怕人寻问,咽泪装欢。

瞒!瞒!瞒!

要平衡这五味杂陈的心境,难啊,难啊,真的好难啊!

为掩藏这无法启齿的心事,我只好瞒啊,瞒啊,瞒啊!

写下这首词后没多久,唐婉郁郁而终。一代佳人,就此凋零。

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”。唐婉死后,给赵士程提亲的人都踏破了门槛,可这位黄金剩男终身不娶。

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。

几十年后元好问写下的这首《雁丘词》,说的大概就是陆游、唐婉和赵士程这仨的苦命三角恋吧。

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”。

多年后陆游重游沈园,拂去墙上的尘埃,才看见了这首署名“唐婉”的《钗头凤》。

陆游伤心欲绝,沈园从此便成了他睹物思人的念想。

古稀之年,陆游数次来到沈园,写下了思念唐婉的《沈园二首》。

其一:

城上斜阳画角哀,沈园非复旧池台。

伤心桥下春波绿,曾是惊鸿照影来。

其二:

梦断香消四十年,沈园柳老不吹绵。

此身行作稽山土,犹吊遗踪一泫然。

耄耋之年的下雪天,陆游还坚持拄着拐杖来到沈园,又写了两首:

城南小陌又逢春,只见梅花不见人。

玉骨久沉泉下土,墨痕犹锁壁间尘。

沈家园里花如锦,半是当年识放翁。

也信美人终作土,不堪幽梦太匆匆。

他在梦里和唐婉幽会,有那一双红酥手,那一壶黄縢酒。

可是这梦啊,醒得太早。

08

公元1203年,朝廷启用辛弃疾,陆游写诗勉励。

3年后,陆游81岁了。听到朝廷要对金作战消息,病床上的他高兴得像个孩子,提笔写下了一首《老马行》,为军队鼓舞士气

“我一匹老马还想驰骋疆场,你们年轻人还有什么理由认怂!”

可惜那时闲散多年的宋军,根本不是金兵的对手,铩羽而归,元气大伤,再也没有了北伐的资本

这次北伐的失败,也彻底击垮了陆游。

沈园“陆游与唐婉”

陆游的一生都在渴望北伐,活了85岁,辅佐的皇帝死了好几个,他还在坚强的活着。

八十五岁那年的除夕夜,他写下了最后一首《示儿》:

死去元知万事空,但悲不见九州同。

王师北定中原日,家祭无忘告乃翁。

然后,他把儿子们叫到床边:

“孩子们,我军北定中原的那天,一定要烧香烧纸告诉你爹啊!”

“爹您放心,总会等到那天的,您还有什么未了心愿吗?”

只见陆游吃力地从衣服里掏出一支凤钗,紧紧拳卧在手里,缓缓说道:

“对了,你们祭拜我的时候,千万别弄错了,用的是沈园那家老店酿的黄縢酒……”

参考资料

吴俣阳:《愿我如星君如月》

朱东润:《陆游传》